第二十九章 全保发愁
作者:赫赤心      更新:2018-12-06 21:14      字数:3239
  没过几日,江天泽便与其兄长一同前往南昌府操持万裕隆钱庄第二间分号的开业事务,顺便应邀回老家过年,此去至少两月不得归来,意外收获的鎏金雕花放大镜则是整日不离身,稍有闲暇便会拿出来细细端详。在他心里陈杨是个极有意思又颇具个性之人,不管是作怪整人还是认真取火,那些画面都在脑中挥之不去,仅仅因为几句讥讽之言,他竟认真的学着经营生意,操控资金,连江天裕都为其此番改变惊讶不已。

  陈杨同样没有闲着,腊月初八这天,酒坊二期在盛大的启动仪式后正式投入生产,谢光祖号召了众多士绅名流前来捧场,唯独不见林家人出席,后来听闻肖怡兰随林夫人返回新建县老宅养胎,林栋也陪同前往,娇妻生产前都会留在江西料理生意。事实上自从被赶出林府后,他俩便再未相见,不知是否有意避开,陈杨想着既然再见亦不过徒劳,或许如此也好,大约这便是相见不如怀念的真谛吧。

  转眼又到了除夕,今年湘水春剔除投入后还盈利了十万余两白银,预计明年随着新酒坊的产能增加和汉口及京城的分店落成,至少可赚得三十万两,元老骨干们除了股份分红外都收获了陈杨送出的大红包一个,众人皆干劲十足,大喜过望。首次在新宅过年,担心过于冷清,便邀请了小伍及孙蒙两家共度新春。

  冯岚在酒楼备好年菜让小伍先送到永园,待到闭店才匆匆赶去帮忙,结果孙蒙母子早已将府中布置妥当,晚宴时大伙欢聚一堂,就像个大家庭般亲密无间。饭后陈宝万教几人玩一种名为碰和牌的纸牌游戏,陈杨听着讲解再看到牌面,便猜到这就是国粹麻将的前身了,只是牌张数和规则略有不同,玩了几把众人皆驾轻就熟,嘻嘻哈哈的轮替着一直打到守完岁才各自回去歇下。

  如今孙家的日子好过了,孙母便时常念着房县夫家的兄长及妯娌,在陈杨的劝说下,初三这日孙蒙陪同母亲回老家探亲,过完元宵才会返程,临走时专程给她们准备了好些节礼,帮着雇了马车,两人心怀感激的离去后永园就更清净了。初六开始文庙前便摆起了灯会,赌坊、戏院还有部分商贩也陆续开门,陈宝万的活动又频密起来,不想孤零零的闷在家中,夜里陈杨跟着凑了回热闹,独自跑去看花灯。

  “妡若姑娘,此处甚为拥挤,各色人物鱼龙混杂,你一年轻女子恐有诸多不便,再说我俩已出来多时,不如早些回去吧。”

  “怕什么呢,有全大人相伴谁敢起歹念,时辰尚早,我们再逛会儿吧。哇!那盏侍女花灯好美,你帮我去买来好不好?”全保望着不远处的灯笼摊面露难色,他素来不爱浏览此类幼稚玩物,更别说光顾了,可身边的杜妡若撒娇发嗲个没完没了,最后还在众目睽睽下不停拖拽他的手臂,被闹得实在没辙,只好让其等在原地,硬着头皮走向摊贩。

  灯会开市的第一天,文庙前竟人潮涌动,热火朝天,本地人几乎都来赶场了,瞅准商机的小贩聚集在道路及广场周边,绵延约莫数百米,回想后世过年时街上冷冷清清,心中感慨良多。东看西逛的还不够,路边小吃买买买,好久没有如此放纵一回,陈杨玩得不亦乐乎。

  刚买了块杏仁蒸糕还未塞进嘴里,便看到路边那张熟悉的英俊面孔,欲要上前打个招呼,却被他身旁萦绕着娇嗔绵密的女声给吓住了脚步,随后一阵拉拉扯扯更让全保大惊失色,看着他极不情愿的阴着脸朝自己这边的灯笼摊走来,陈杨偷偷的凑了过去。

  “那盏鲤鱼花灯好美啊,你帮我去买来好不好!”付了钱后,正等着老板将展架上的灯笼取下,刚刚拖拽间,手臂上被指甲掐得有些隐隐作痛,全保向来不喜与人过分亲昵,尤其对女子端庄自持看得极重,故而内心有些耿耿于怀。还在走神中,忽然再次被人拉住,一阵熟悉的声音故作奶声奶气的在耳边嚷嚷起来。

  “陈老板?你……你怎么会在这,哈哈哈,你若真想要那盏灯笼,我送给你便是了,老板……”转头便看到虽仅有数面之缘却不觉陌生之人,全保先是一愣,随后被那陈杨搞怪的鬼脸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端出一副哄小孩的姿态立马掏出钱袋,反而被他给按住了。

  “我不过一句玩笑话而已,全大人也如此较真,你若是真买来送我,当心那边的漂亮小姐要怪罪于你,对啦,数月不见大人来小店光顾,可是公务繁忙难以抽身?”

  “漂……漂亮小姐?哦……我……我前些日子去了一趟京城述职,这一来一回便走了三个多月。”经此一提全保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厮刚刚将他与杜妡若的对谈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是在鹦鹉学舌的取笑自己,顿时神色大变,羞涩得脸上冒出一片火烧云。

  “全大人,这位公子是何许人?你们俩认识吗?多谢你的灯笼,我很喜欢。”谈话间,杜妡若已走到身旁,摊位老板也将花灯取下,全保动作生硬的接过手递给了她。

  “在下陈杨,是湘水春的老板,全大人乃本店常客,时而碰面便成了朋友,既然姑娘和全大人有约在先,陈某也不便打扰,两位请!”陈杨恭敬的作揖,倒是没有显露半分异常,全保望着并肩而立的两人,吱吱呜呜的眨巴着眼睛,逃离心切一时忘了道别,急忙背过脸牵起身后的手腕便往人群中挤,可还没走出几步就立即被其挣脱了。

  “全……全大人,你……你牵错人了。”说来也巧,就在他移开视线的瞬间,几个孩童嬉闹着冲向摊位,杜家小姐被推攘得差点没站稳,刚要伸手去扶便被硬拖着往前蹿了好几米。错愕的回过身才发现陈杨红光满面,难为情的站在背后,隔着没多远的距离,杜妡若呆若木鸡的举着灯笼双眼圆睁,惊得合不拢嘴。保持良久的小家碧玉气质荡然无存,还未等全保迎上去解释,她便愤愤的将那侍女花灯一把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事情始末便是如此,现下只怕那杜小姐余怒未消,结亲一事大概也黄了。”

  “全大人已年满三十?还真看不出来,不过话说回来,在我那个年代,三十岁的男子还未成亲的随处可见,算不得稀奇,就连不婚主义都很正常啊。”

  首次约会便因搞出个大乌龙而告吹,但事已至此,陈杨也不好溜之大吉,便做东在夜市上寻了个热卤摊对坐而叙,一番阐述后才了解来龙去脉。全保原为奉天府人士,由于调任长沙知府,多年前举家迁入此地,但其专心仕途又性格古板,所以直到而立之年都未成家立室,更离谱的是他至今连对象都没处过。家中两老为此忧心不已,近两年只消得了机会就托人为其牵红线,杜妡若便是其中之一,杜家虽非富户却也是书香门第,独有一女可眼光却挑剔的很,于是拖到了二十五岁还未出阁。或许是缘分所致,竟一眼即对全保情有独钟,二人年龄也合适,长辈们都有心极力促成这桩好事。

  “陈老板,你比全某小了十岁不止,怎的说话倒像个老者一般,你那个年代所指何时?不婚主义又是何意啊?”本想安慰几句,结果不留神又说漏嘴了,被他这么一问,陈杨还真有些无所适从,掩饰心虚的灌了口茶反而被呛得厉害。

  “咳……我……我是说在我家乡啦,不婚主义就是……就是一辈子不成亲,独自乐得逍遥自在,可能各地方风俗民情不太一样吧,对,就是如此。”

  “这……这怎么使得,成家立业、传宗接代,此为伦常,况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等歪风邪气断不可长,身为男子必须有此担当,岂能贪图逍遥独身一世?陈老板切莫误入歧途,还是早些为自己做打算的好。”

  劝人的一方没想到反而被训斥了一通,这封建社会的教条实在是害人不浅,听闻全保满口迂腐守旧的言论,陈杨十分不服气,毕竟他曾经生活的时代人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想过的生活,即使现在他仍然无法勉强自己随波逐流。

  “全大人真是木纳得可爱,你都说了我俩年纪相差十岁,大人如今还未婚娶,何来立场向我说教。再说了,哪条律法规定男子必须娶妻生子啦?这些不过是伦理道德对普罗大众的桎梏,我相信终有一天人们将会迎来一个平等自由的社会,想要的便去争取,不想要的也没人可以勉强,若是要一辈子活在别人的看法中,活成别人期望的样子,恕我做不到,人生匆匆数十载,即使父母也是别人,不为自己而活的人便没有自尊。”

  “陈……陈老板,你……”

  “或许大人会觉得我太过偏激,就当耳旁风吹过吧,时辰不早了,陈某先行一步,告辞!”起身结了账后,昂首阔步的离开了摊位,全保目呆口咂的坐在原处心绪难平,方才那番话或许过于惊世骇俗,但陈杨却说的理直气壮、豁达先生,倒是让他不禁质疑究竟是自己太保守还是对方太开明,可脑中新旧思维的碰撞便是在此时毫不察觉的悄然萌生。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喜欢此文,请您点击加入书架,多多投票推荐,有您的支持,小的才会动力满满,感谢各位!作者赫赤心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穿越之豪门二少不好当》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