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十一
作者:风吹草低见男男      更新:2018-11-10 10:40      字数:1714
  十一

  21

  二哥离开高家之后,二哥和高骏良的感情从那天起急流勇退,一边是家庭,一边是爱人,高骏良和二哥如同在夹缝之中,如果两人共同来承受两边的压力,尚且可以相互给一个靠背,而高骏良的沉默,高骏良的抽身离去,使二哥的胸口喘不过气来。

  二哥说:老三,我喜欢一个男人。

  三哥无比惊讶道:二哥,别说的那么骇人!

  二哥:怎么,你怕这个?

  三哥神态紧张道:卧槽!你不会喜欢我吧?

  二哥:你觉得你那点值得我喜欢。

  三哥思来想去:我是你弟弟这点不够吗?

  二哥:犊子,今晚你又没洗澡,我都闻着味了。

  三哥:我听说这病有得治,西街赵老松的儿子也得过这种病,死也不肯结婚,结果被赵老松绑到市里的精神病医院,用锥子从眼睛缝隙插进脑子里,把那些多余的东西弄掉,现在找老老松的儿子可听话了。

  二哥:是变得听话了,赵老松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三哥:要我咱们也去治治?

  二哥:我不怕变得跟他一样傻,倒是怕变得跟你一样呆。

  三哥:……

  二哥把存折交给三哥:可别全部花完了,记得个月往里面存一点,以后你就可以东江路买房了,租房住始终不是那么回事。

  三哥:你不是说要去做生意吗?而且这里的房租既不贵,又宽敞。

  二哥:记住我的话,到时你就知道了。

  三哥:无缘无故说这些干嘛?

  二哥沉默不语。

  二哥等三哥睡着后,二哥偷偷的将瓶子里的安眠药全部服下,那些是二哥从大街小巷各个药铺攒来的。

  药效并没有来的很快,起初,二哥还抱怨不会买到假药了吧?

  有的人说,人在死前会回忆起人生美好的东西,所有邪恶的都会回归善良的本源,难道这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一会儿,二哥打了一个哈欠,二哥想自己终于累了,可是偏偏这时,二哥想到高骏良上大学离开的前一天,他说过还会回来的;二哥想到高骏良教二哥弹吉他,高骏良说,“中指这样,食指这样……”;二哥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高骏良在讲台上自我介绍,他的眼里一片清澈……

  二哥想,我怎么会这么傻,高骏良他也是爱我的,“不,我还不能死!”二哥想挣扎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变得轻飘飘的了,明明自己还躺在床上,却感受不到自己的重量,二哥旁边有一个均匀的鼾声,想到老三还睡在自己旁边,二哥急忙喊道:“老三,醒醒……”

  然而二哥细微的声音远不及三哥的呼噜声。

  “高骏良,快来救救我……”二哥终于睡着了。

  三哥始终不知道二哥为什么会轻易的选择放弃生命,三哥面对父亲和大哥的责问,三哥痛苦的说不知道,以前所有的问题都是二哥替他考虑的,三哥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三哥保守着二哥的秘密,一个人也没说,即使现在七弟问起,三哥也不能说。

  22

  七弟祭拜二哥之后,独自在民主街逛了一圈,很多地方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份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一直纠缠着七弟。

  那些路过的女生频繁回头看七弟,也不知是偷看七弟英俊的军姿,还是好奇七弟怎么穿着军装逛街。

  七弟找到了他年少时一起捡菜的朋友,朋友的身高一直停留在165。七弟拽着朋友到餐馆吃饭,朋友叫来了他的朋友——阿发。

  朋友:别人当兵3年就回来了,你怎么去了六年?

  七弟:我二哥一直希望我读大学,可我却去当了兵,好在第二年我在部队里考上军校,如今也算大学毕业,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暗中指点我一样。本来我填学杀/人专业,可是名额被另一个人抢了,后来填了医学专业。

  朋友:杀什么人专业?

  七弟:就是武器专业的绰号。

  阿发一直盯着七弟:你没有别的衣服了吗?难道部队里规定回家要穿军装?

  七弟笑道:军装穿习惯了,别的衣服穿起来怪怪的。

  然后七弟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因为朋友给阿发夹了一筷子菜,七弟莫名地心酸,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抢走了一样。七弟端起酒杯,不断和朋友碰杯。

  七弟醉醺醺的回到家中,心情极为不爽,一脚踹开了房门,不断地嚷嚷,仿佛是在控诉他小时候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就像疯狗一样,毫无节制的乱叫。

  如果是小时候,父亲必定一个拳头把七弟揍趴下,可是父亲不敢打他了,现在七弟是部队里的人,父亲拿着两个核桃在手里转着,溜达出门,这是父亲忍住所有的骄傲的去适应七弟。

  七弟转而把声音对准母亲,这个女人在父亲揍七弟的时候,她没有护住七弟,没有一丝一毫的做母亲样子。

  母亲:有本事把你六哥找回来再跟我嚷嚷,当年是谁把你从人贩子手里抢回来的!

  七弟一阵脸红,逃离这个狭窄的容不下七弟的地方,那样子如同过街老鼠般仓皇失措。

  23作者风吹草低见男男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他们的二哥》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