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矩
作者:榆树皮      更新:2018-11-10 15:24      字数:2535
  “哟!赵大哥!你这是在铲雪那!怎么你们今天就开始上班了?”

  刘得海跟着赵村生在院子里四处看着大棚,熟悉着环境时、看见一个大棚夹空处、有个人正在那里用车推着雪、仔细一看正是飞机上的那个老头。

  “大兄弟!是你啊!你这是?”

  赵长金直起了腰,用手套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

  “我跟我们老板看看地!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还真巧!原来咱们是邻居。”

  “嗯!是啊!我被工长分配到这的,好像是以后就负责这三个棚子。”

  “三个?你一个人照看三个?那能忙得开吗?”

  “就三亩来地,有啥忙不开的,我在家里可是伺候了两墒多地那,在家里我可是个好把式!”

  “这里可不是一样!这是大棚!老哥哥!这活可累多了!你要有心里准备啊!”

  “刘大哥咱们走吧、去那边看一看!”

  没等刘得海继续说下去、一旁的赵村生拉了拉他的胳膊,看样子是不打算让他继续说。”

  “刘大哥!从这条线划过去,就是咱们邻居家的地了,咱们这个邻居有点不太好惹,所以你平时有接触的时候,尽量注意言辞,别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赵村生这么一说,刘得海哪里还听不明白啊!自己刚才应该是话多了,嘴上答应着赵村生自己以后会注意、可是这心里啊,还真是担心起那个赵长金来。

  能遇到刘得海!赵长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在这个有些寒冷的世界,能见到一个陌生的朋友,还是值得高兴的事,看着刘得海走了后,赵长金继续铲起了他的雪,俄罗斯的雪的确很厚,如果是在家里见到如此多的雪,赵长金肯定会很高兴,因为这样厚的雪在可以使他的田地多打上几分粮食,可是如今堆在两栋大棚之间,那厚达一米多的雪堆却如一座大山一样,摆在赵长金的面前,而推着小车的赵长金,就是那移山的愚公,长达百米的大棚必然有长达百米的雪堆,不识字的赵长金不会去计算立方米,但是推了一上午雪的他知道,自己按照现在的速度是无法完成工长布置的工作量的,一上午的时间只清理了十几米的距离,不是赵长金不够积极,不够勤快,而是雪量超乎想象的大,如果没有时间限制赵长金不会发愁,已经勤快了一辈子的他从来不会对劳作有太多抵触,可是工长的那一句、如果不按时间完成,那么会被扣掉部分工资,使得赵长金范起了仇,钱是他来这里、是他留在这里唯一的目的,为了儿子他必须将钱赚到手,必须一分不少的拿回去,给三把婚结了,赵长金咬着牙、给自己鼓着劲。

  “ 吃饭喽!”随着一个女人声音的呼喊,一阵钟声响了起来,赵长金知道这是开饭了,这是在今早吃饭的时候,皱巴脸女人说的,虽然很想在多推几车雪,无奈肚子里已经发出了阵阵咕噜声,馒头加上土豆白菜真的有些不太顶饿!这是赵长金判断的。”

  “回来啦!长金叔!”

  “嗯!二龙你也回来啦!

  二龙是一个四十八九岁的中年人,和赵长金是同村人,虽然年纪也一大把了,但是按照农村那些关系算,他得管赵长金叫一声叔。

  “叔!你着一上午清理了多少雪?这雪也太多了,我刚清理出十多米,按这样咱们也清理不完啊,难道只有等着被扣钱吗?”

  “我也差不多,估计大家都差不多,得想想办法,不然肯定干不完,不行就加班吧,晚上摊点黑!早上早起一会。”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走叔咱们吃饭去吧!”

  吃了几个馒头之后,赵长金赶紧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大棚处,抓紧干起了活,肚子里有了东西后,赵长金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气,努力的推着,努力的铲着,厚厚的棉衣上都不时的向外散发着热气,在这个零下三十几度的环境下,赵长金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汗珠,汉珠顺着皮肤滑落到没毛上时、渐渐的变成了一层白色的冰霜,嘴唇上的胡须此时更是被霜染成了白色,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白胡子老头一样。

  午饭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还是能彼此说上两句话的,精力充沛的人甚至还说了几句玩笑话,可是到了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默默的吃着饭,估计都在为自己的进度发愁,赵长金吃完饭之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回去休息,而是借着天空中的月光又一次来到了自己的大棚,继续推着他的积雪,一车一车!一锹一锹,在月色下,赵长金重复着他的动作,有些粗重的喘气声,伴随着那双棉鞋踩在雪地上的嘎吱声在夜色中回荡着。

  当一个棚空的积雪被赵长金清理掉了一半之时、赵长金终于放下了他的工具,长长的吐了口气,拖着酸胀的双腿慢慢向寝室走去。

  “   长金大哥你怎么才回来?你不会是一直在清雪吧!”

  当赵长金打开破旧的木门!进入寝室的时候,一个声音在黑暗的寝室里轻声的问着。

  “老张!你怎么还没睡?”

  根据声音发出的位置,赵长金判断出、那是睡在自己隔壁床铺的老张头,所说隔壁其实就是几块木板做的隔断,五十公分的高度除了能起到界限的作用,无它一无是处,不过对于二十七个老男人来说这些倒是足够了,当然房间里还有那个皱巴脸的女人,可是谁又会在意那?

  “太冷了!睡不着!长金大哥!那炉子上有热水,赶紧泡泡脚吧,这样能暖和一些。”

  “好!我知道了,老张赶紧睡吧,这都半夜了,明天还得干活那,我再给路子加点煤!争取让它烧到天亮!”

  对于被他填进炉子里的煤块,赵长金很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天三顿都是白菜土豆给工人吃的老板,却给炉子吃的这么好?看着黑亮黑亮的煤块,赵长金想着。

  第二天照常起来的人们,发现了赵长金加班的事情后,也都采取了相同的办法,月色下的雪地里,竟然变得不再像往日一样宁静,大家渐渐的适应了这种生活,也许对于人性来说,吃苦也是快乐的一种,当然这些事情看在孙怡的眼里就是另一种观点,他觉得是自己管理工人的手段正确,才调动了工人们的积极性。

  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五十多个大棚的积雪被打扫了个干净,羽绒服工长好像也被这个成果惊到了,原本作为给孙怡当了几年工长的他,只是想像往年一样!一点点的完成对工人的克扣任务,没想到自己大意了,竟然在第一回合就失败了,不过他并不着急,反倒对于自己及时发现错误感到高兴。

  日子依然在慢慢的过着由于最难清理的积雪都被大家完成了,接下来的工作反倒使大家感觉到了几许轻松,人们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可是俄罗斯的天气仿佛越发的寒冷了,与之一起寒冷的还有那个破旧的寝室,再多的煤被填进炉子,也不能使这个四下透风的寝室提高一点温度,老农们的智慧是无穷的,在寒冷的逼迫下,二十七张床位被空出了十三个,二龙原本是要和赵长金一起睡的,最后被赵长金拒绝了,虽然两个人一被窝的确会热乎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长金当时的脑海里竟然浮现了飞机上刘得海那一动一动的棉裤裆,不明缘由的二龙最后钻进了隔壁老张的被窝里。作者榆树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囚城》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