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出发
作者:独行的风      更新:2019-04-17 08:15      字数:2038
  不一会儿,方昊就将桌上的肉吃完了,葛冲也跟着吃完了,葛冲发现自己的头开始昏昏沉沉的,他知道迷药的药效开始起作用了,也没有多想,于是倒头就睡,方昊则是瞪着大眼睛看着洪良和霍青,这洪良也是有点惊奇,开口问道:

  “你这吃下去的分量,怕是可以迷翻一头牛了,你这里为什么没有事?”

  “你买的假药?”方昊好奇的问道。

  “那一旁的葛大人怎么回事?”洪良没好气的指了指倒在一旁的葛冲。

  “徒儿,你别问了,方昊这小子身上有奇遇,他不一般,罢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霍青说着就让洪良扶着他起来,然后两人开始往外走去。

  “你们就这么走了?”方昊问道。

  “当然啊,你们是官我们是匪,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倒不如趁着现在事情没有闹大,大家就此别过!”霍青笑了笑,示意洪良快点走。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方昊冲着洪良喊道。

  “江湖就这么大,说不定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对了,这本秘籍送你了!”洪良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本书丢给方昊。

  “你真是太客气了,那我送你什么?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方昊一时间有点感动了,这江湖人有时候做事情还是挺讲究的。

  “不用,这是送你的,好好的修炼,我想以后在江湖里也能听到方昊的大名,到时候我也可以吹嘘一翻,那个方昊曾经也是受我照顾的!”洪良狡黠的一笑,背起他的师父,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远处。

  方昊看不见人影了,叹了一口气,然后翻开了书,这书名叫《燕行步》是一部轻功的身法,方昊想起了洪良的轻功,顿时明白了这家伙的轻功多半跟这本书有关系,方昊翻开此书,慢慢地看了起来。

  在远处的山里,洪良带着霍青走着,洪良从怀里掏出一块肉给师父,自己也拿了一块,两人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霍青一边吃着肉,一边问洪良道:

  “你真把《燕行步》的功法给方昊了?”

  “嗯,我觉得这小子跟我很投缘,他身上的内力很深厚,可我感觉他不怎么会用,先给他轻功的身法,想来这也是他最想要的,毕竟什么时候自己的小命最重要!”洪良笑了笑,喝了一口酒,问道:

  “师父,您说我这算出师了吗?”

  “呃……”霍青听到洪良这话一出,顿时一阵郁闷,想到自己摸到了方昊的下面,一时间就一阵恶寒,瞬间觉得毫无生趣。

  “师父,您别太在意了,弟子再给您找个其他的黄花闺女,保证漂亮,肤白貌美,绝对姿色一流,交给弟子了!”洪良开始安慰自己的师父,他知道霍青受了很重的内伤,一时间可能也好不了,现在只有让自己的师父心情舒服一点。

  “唉,算了,我觉得自己老了,是该归隐了看着你们这些年轻的后辈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我感觉现在的江湖已经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淘汰了!”霍青一时间有了退隐之意。

  “哎,别啊,师父,您老人家还没带着我去看尽人间繁华,怎么开始想要归隐了?”洪良觉得有点惋惜。

  “我觉得我再不归隐,可能就会死在外面了!”霍青想起了那个黑衣人,那人的功法很奇特,自己跟葛冲联手都不是那人的对手,这太奇怪了,要知道自己和葛冲都是一品宗师境界,而且身上有自己的成名功法在身,居然被那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么严重,那师父我们一起回去吧!江湖险恶!”洪良在一旁也认怂了。

  “不行,这是属于你们的时代,你必须出来闯荡一翻,不然这一身所学就白学了!”霍青拍了拍洪良的肩膀,接着说道:

  “走吧!”

  “好!”洪良扶着霍青开始慢慢地往前走去。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葛冲醒了,他看了看睡在一旁的方昊,这小子睡觉还不老实,一只手居然抓着自己的老二,葛冲心想,难怪自己感觉涨的厉害,原来是这小子干的好事,葛冲发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瞬间有点惊讶,他动了动,自己的后面传来一阵疼痛,葛冲心中大骇,难道自己被?葛冲看了看方昊,发现这小子就穿了一条裤衩,葛冲看了看自己下身,心里有点拿不准了,他开始穿衣服,葛冲穿好衣服,下了床,每走一步就发现自己的后面会痛,这下葛冲可以确定,自己肯定是被小子干了,没想到这小子真的是有龙阳之好,葛冲扬起手掌,看着睡梦里的方昊,又淡淡的放下了手,长叹了一口气,推开门外面的天气不错,葛冲看了看回头看了看屋里的方昊,笑了笑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再见了,小子,我们后会有期!”

  葛冲大步的朝前走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慢慢地养伤了,现在江湖的情况很复杂,大将军既然已经出现了,说明江湖里肯定有了动荡,朝廷恐怕是想镇压这个江湖了,葛冲知道这次找霍青,其实是一个借口,要知道现在的江湖上的事情已经让人有点看不懂了,高手越来越多,不论是老一辈的,还是新起来的一辈的,都蠢蠢欲动,好像有某种势力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而这一切出现端倪的就是从大将军遇到行刺开始的,要知道大宗师之间轻易不会动手,而那次大将军遇到了多名大宗师围攻,放在以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能够一次能聚集这么多的大宗师,如果真有人有此能力,那么这个人的势力不容小觑,这也是朝廷担心的原因,一方面朝廷希望江湖安定一点,一方面又希望动乱一点,有点内耗,不能让这些江湖势力拧成一团,那样对朝廷是个威胁。

  葛冲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现在遇到的问题,而此时的屋里就剩下方昊一个人坐在床头,看着大门发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